推广 热搜:

人变成了鸟,所有东西看在眼里都自动放大了几倍。高大的台阶

点击图片查看原图
 
需求数量:
价格要求:
包装要求:
所在地: 天津
有效期至: 长期有效
最后更新: 2021-04-06 08:56
报价
 
公司基本资料信息
详细说明
 天音悦耳,神光普照,远处是金碧辉煌的宫墙,自半空望去,庞大的宫殿群望不到边,其中无数楼台高耸,一色的琉璃瓦屋顶,精美,壮观。
  
  宫墙外是闪闪天河,河面广阔,宽约两里,水光映天光,一座白色长桥自河上飞过,直达对面宫门,如卧波长虹,气势壮极。大道两旁皆设有披金甲执长枪的守卫,每二十步一名,威风凛凛。
  
  这就是天庭?田真探出脑袋张望。
  
  火凤稳稳降落在桥头平台上,早有两名侍者等候在台上,远远望见朝华君,都迎上来躬身行礼。
  
  朝华君抱着田真走下凤背,微笑:“两位天官久候。”
  
  地位略高的那名侍者笑道:“陛下让小神在此等候,朝华君不必去正殿了,陛下现在星宿台。”
  
  说话间,另一名侍者上来将火凤引走。
  
  这侍者说完便躬身示意,请朝华君走在前,自己则落后半步陪在旁边,适时指引方向。
  
  顺大道进宫门,在庞大的宫殿群间穿梭,人变成了鸟,所有东西看在眼里都自动放大了几倍。高大的台阶,高大的蟠龙柱,宽阔的广场,天庭的地皮显然不贵,光殿宇就修建了上百座,雄伟庄严。
  
  不知走过多少座桥,转过多少回廊,最后侍者竟领着朝华君又从另一道宫门出去了。
  
  天河畔,高台入云。
  
  “自去玩吧,”朝华君放下田真,吩咐,“不可走远。”
  
  带只鸟去见那位“陛下”未免不敬,田真理解,踱着小步子在原地打转,点头表示听懂了。
  
  旁边的侍者见状赞道:“这小乌鸦好乖巧!”
  
  乌鸦?田真竖毛。
  
  朝华君忍不住笑道:“那是只小凰,度劫重生出了意外,伤了彩羽。”
  
  侍者尴尬,忙道:“小神就说鸦族岂有这般贵气的,原来是王族。”
  
  贵气?田真扭头瞧自己的一身灰毛。
  
  朝华君看着她抿了抿嘴,转身沿石级登上台去了。
  
  圣父一笑,光芒万丈,田真站在原地回味,正在此时,耳畔传来一阵嘈杂的蹄声。
  
  马蹄声由远及近,震耳欲聋,定睛一看,只见河对面大道上烟尘滚滚,无数天兵整齐列队,雄赳赳气昂昂地开过,或步行,或骑天马,有扛旗的、带刀的、负弓的……许久望不见尽头。
  
  田真被那气势镇住,连忙跑到对岸,跳上桥头栏杆当观众。
  
  “文犀,你小子会打仗吗?”
  
  “话不能这么说,倘若魔界来了女将,却是非他上不可。”
  
  ……
  
  几个骑马的天兵嬉笑着嘲弄一名小兵,那小兵似没听见,只低头不语。
  
  哪儿都有这种欺负弱者的事啊,田真正在同情,就听得天马低嘶,那小兵的坐骑忽然受惊,狂躁之下昂首立起,在原地打了两个转,带着他直往前冲,天兵们纷纷惊叫避让,队伍立时大乱。
  
  “扑通”一声响,水花四溅,小兵控制不住,竟连人带马掉入了天河!
  
  幸好天兵都有点法力,他也应变极快,立即足尖点水跃起,落回岸上。
  
  “这小子骑马都骑进河里!”
  
  “生一副女人相,打什么仗!”
  
  ……
  
  由于离得近,事情经过田真看得清楚,分明是旁边那几人使计捉弄他的。
  
  队伍散乱,一名将领打马上前,厉声呵斥:“谁在闹事?”
  
  先前嘲笑的几个天兵都住了口,谁也不敢多说。
  
  岸边河水不深,仅淹至马腹,那马因为发怒仍挣扎不已,小兵双手死死拽住缰绳,以防它挣脱,却无论如何也拉不回来,又不能放手,只好尴尬地回道:“是文犀不慎让马受惊,掉进了天河。”
更多>同类求购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